123
下载专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玩家心得 > ► 正文

罂粟花香bb

发布时间:2019-03-10 14:52

我叫秀雅,家境殷实,父亲是午灵城主,母亲薛三娘是人际星最大的商贾。我是家中独女,父母视我为掌上明珠。从小就让研习琴棋书画,还专门请了个师傅教我学习箭术;请最好的绣女教我做女红。他们立志要把我培养成为一个秀外慧中又样样精通的女子。可是我自己知道我是妖的,利箭在我柔荑般的手中射出都带媚。

十八岁那年,家人把我带到了人际那个繁华纷喧的地方。十八岁的我已经出落成花样般美丽的女子。踏在铺满碎石的街道,翠绿的帝王长袍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腰身,裙袂随风舞起,顾盼留光彩,那是何等的妖娆何等的风情。每天说媒的鱼贯而至,父母为我挑选着婆家。可是他们怎么知道女儿的心事,再好的装备武器已不再是我的追求;锦衣琅玕已入不得我眼。我就似那《牡丹亭》中的女子-----为了心中的爱,为了心中的梦。

一天深夜,未灵星的护法又侵入到人际,全城的百姓都参加到这个防御战。浴血中,那个梳着冲天小辫的一剑与我擦肩而过,只轻轻的一瞥,就让我的魂魄随着他的身影一起远去。情定缘生,散落在玫瑰花瓣上;渔歌如潮娓婉如约,迁扬心中的橹楫。一路奔走一路歌,去践约一场冥冥中的期遇。

一剑是狂野而霸道的,也许就因为这一点才让我如此的痴迷。他说不喜欢女人招摇,我就脱下了战袍挂起;为了他我宁愿脱下罗衣锦袍,一袭素衣影随他身后,只因喜欢听他说我清淡素雅;为了他我甘心情愿做个小女人,收起傲慢放下奢华。为了爱我努力的改变着自己,婉约恬静一切由情生。我不知道爱让我迷失了自己还是恢复了自我,我只知道我是爱他的,爱得整个世界就剩下他。一剑也是爱我的,我们如两只蝴蝶在花中起舞翩跹极尽缠绵,沉迷在风雪月华中。可是他只是一个浪子,风月场中的浪子,一个浪子怎么会在某一点停留?怎么会为某个女人放弃自己的所有?他不属于某个人,他只属于他自己。他是承担不起也不愿承担自己的感情和女人对他的付出。

渐渐的一剑望向我的眼神不再深情,相伴却不相惜,非即非离中充斥着遥不可及的距离,这种距离让我叹息。铁匠处远远的看到一剑在那修补衣裳。明明是告诉我在猪星守护法,为何却在这里遇见?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如果是回来了为何不告诉我?小事小谎,大事大谎,这赤裸裸的消慢令我心碎。我的爱人,你可知道灯下我苦苦的等待?你可知清凉如水的月色里,我独自泪水潸然?你可看得到泪水洇开的胭脂的那份落寂和凄凉?我转过身去任由他去吧,可是真的能任由他去吧,又何必当初那么倾情的付出?失去爱情光泽的我犹如一株开到荼靡的鲜花在逐渐枯萎。每日猜想着他的心事又让我苦不堪言。如果不再爱又怎么会与我继续缠绵?如果爱那么怎么会这样的怠慢?我的爱人,如果爱,请深爱。

一天,一个女子姗款着跨进了我的家门,她告诉我她叫云婷,三年前在巳灵的码头与一剑邂遇而相爱,相恋一段时间后一剑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把云婷送出家门去学习玄冰术。偶尔一剑也去探望她,多数情况下一剑是沉默的,这种冷漠让云婷明白了爱已成往事。一剑不止一次的告诉她如果有缘她学成后再续前缘。一剑自私的给自己留的后路在云婷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她整日沉迷在自己的幻想中守望着那份麦田。夜夜孤灯下,我心谁人知?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云婷的出现已经在我心里惊不起一丝波澜,我知道该来的终会来自己的爱人自己知道。她告诉我现在的她已经对一剑无欲无求了,可是她的眼中为何含满了悲伤?人,哪有不希望自己爱着的人也同样的爱着自己的。但是当一个女人所爱着的男人不再爱她时她是无权要求的,哪么是一个目光的停伫。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我想逃开他,但我躲不过自己的心。只一声轻声的呼唤我又绻在月华的温柔里,醉倒在他的怀抱中。那些曾经的煎熬似轻烟一缕在他的温存中烟消云散。人们说忘记一个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再寻找份新的感情,我也试图学着他游走于各种异性之间。可是那怎么可能,我的心已经被他填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女人的心真的很小,小得只能盛下一个男人,小得想使用一下道具的资本都没有。我总想挣脱目前的这种状况,可是我就象被他蛊惑中了毒一样爱得不能自拔;就如陷入了一潭深不见底的沼泽,越挣扎陷得越深。

云婷死了,这个痴情的女子喝下了自己用了三年时间精心酿制的毒药花颜飘世。她永远的在这萦绕不绝的情梦中沉沉的睡去。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爱情,原来是含笑饮毒药。当我跨出门的那一瞬,看到一剑一脸的漠然站在那里。也许云婷的死会在他的心里烙下一道疤,可是这道疤是刺痛不到他残旧的心。男人,当你不爱时,请放手,给她一个让别人爱她的机会。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我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天空中雪花漫天飞舞,撒落在手掌,让我感到刺骨的寒冷,却唤醒不了我的心。原来永历波折,我一直都在颤抖!为他,却成了无奈,却生了失望。今天的云婷就是明日的我,我何尝不也是在给自己配制着毒药,一点点的往里倒着配方。爱情,就似盛开着的罂粟花,一但绽放销魂蚀骨,回头太难。断肠桥上,我一边刻着他的名字一边乞求着桥的那端走来一个老婆婆,能送我一碗叫做忘情的汤;求上天赐我一把慧剑,斩断这千回百转的纠缠。

站在矛盾的端口,茫茫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分享按钮